• <blockquote id="fg5qp"></blockquote>
  • <b id="fg5qp"></b>
      <source id="fg5qp"></source>

    孝感市孝南區金淦小額貸款有限公司

    新聞中心

    銀行信貸資金“跑偏”難解實體之渴

    2015-06-25

    ? ? 去年年底以來,央行連續三次降息、兩次降準,這些舉措提振了實體經濟發展的信心,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實體經濟的資金困難。然而,流動性漸趨寬松的背景下,業內人士也對資金流向表示擔憂。他們認為,當前需警惕銀行信貸資金“跑偏”進入資本市場和房地產市場,繼續吹大資產泡沫;另外需警惕銀行資金“傍大款”,流向央企等大企業,抬高社會資金成本,同時造成資金“體內循環”,帶來金融風險。

      多措并舉增加流動性

      當前,我國金融改革步伐明顯加快,特別是降息、降準等針對銀行業的一系列措施接連出臺,旨在疏通貨幣政策向實體經濟的傳導渠道,并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

      去年11月以來,央行3次降息2次降準,盡管當前仍執行“穩健的貨幣政策”,但在應對實體經濟變化的手段上明顯趨向積極。自2014年11月22日起,金融機構一年期存款基準利率下調0.25個百分點至2.75%,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下調0.4個百分點至5.6%。今年3月1日起,存貸款利率又均下降0.25個百分點。5月11日起,存貸款利率又下調0.25個百分點,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降至5.1%,存款利率至2.25%。

      央行2次降準時間間隔短、力度大更是超出市場預期。自今年2月5日起央行下調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4月20日起再下調1個百分點。中國農業發展銀行泉州市分行副行長郭志鵬說,這兩次普降配套的定向降準更值得關注,前次降準對小微企業貸款占比達到一定標準的城商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額外降低0.5個百分點,對農發行額外降低4個百分點。后次降準則對農信社、村鎮銀行等農村金融機構額外降低1個百分點,對農發行額外降低2個百分點?!斑@兩次降準抓住了實體企業融資的薄弱環節,對小微企業和‘三農’進行額外支持,表明貨幣政策更加‘精確制導’?!?/p>

      武漢寶特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汪林安說:“最近公司正要向銀行貸款,降息降準將幫助我們更容易、更便宜地獲得貸款?!?/p>

      福建天盛恒達聲學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葉海寧說:“實體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資金鏈緊張時期,銀行往往因為小微企業經營風險大而惜貸,降息降準釋放流動性,對提升實體企業的發展信心是很有好處的?!?/p>

      福建海峽銀行董事長蘇素華說:“今年以來,國家鼓勵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政策逐漸發揮效應,小微企業金融需求明顯增加。目前海峽銀行的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已突破300億元,同比增長12%。降準后我行將增加幾十億元貸款,降息則降低資金成本,這些舉措將有效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p>

      在一系列貨幣政策的作用下,實體經濟終于止住了之前快速下跌的勢頭,出現了企穩的跡象,特別是工業出現小幅回升。統計數據顯示,5月我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1%,比4月回升0.2個百分點,連續兩個月小幅回升。5月份,全國完成固定資產投資51267億元,同比增長9.9%,增速比上月回升0.3個百分點;其中制造業投資增長10.4%,比上月回升1.4個百分點。

      貨幣政策調整也有助于維護債務信用,防范金融風險。中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說,一季度新增貸款雖保持較高增長,但投資增速顯著下滑,表明新增信貸進入新設企業和新投資項目很有限,大量地用于借新還舊避免信用違約?!爸袊M入一個去杠桿的過程,需要保持流動性,更需要保證債務的可持續以防范系統性、區域性金融風險?!?/p>

      流動性寬松也對股市產生利好。復旦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孫立堅表示,經濟低迷時實業投資意愿較弱,股市帶來的財富增長能刺激消費和投資,有助化解企業過剩產能、轉變生產方式,夯實經濟基本面。

      有關專家和業內人士表示,央行降息降準帶來市場流動性大幅增長,提振了實體經濟發展信心,但也要加強監控資金的流向,警惕資金新動向給經濟發展增加不確定因素,金融資本“跑偏”將帶來新的風險。

      大量資金棄實體掙“快錢”

      股市的火爆正讓很多企業家放棄主業,轉而去炒股。降準、降息政策的本意是支持實體經濟,如果沒有監控好資金用途,將有很多資金流入股市,實體經濟還會“缺血”。

      福建晉江奧金針織服裝有限公司董事長丁明權說,現在實體企業平均利潤率不到5%,有時股市一天的收益甚至超過企業一年的利潤。中國軟包裝集團董事長翁聲錦也表示,很多企業家把用于實體經濟發展的資金投入股市,很多銀行貸款由于用途監控方面存在缺陷,也被企業挪用而進入股市,這種現象非常令人擔憂。

      種種跡象表明,資金在加速入市。4月20日降準當日,上海證券交易所日成交額超過1.1萬億元,創出歷史新高。降準后一個月,4月20日至5月20日,上交所成交額總共達17.48萬億元,深交所成交額共14.18萬億元。這段時間,上證指數、深證成指、創業板指數分別累計上漲了3.7%、8.4%和38.2%。

      股市的“瘋狂”在6月15日至19日這一周突然發生了變化。滬深股市被不少人稱為“黑色一周”。上證指數上周五報收4478.36點,周跌幅為13.32%,創下7年來最大周跌幅;創業板指數報收3314.98點,周跌幅高達14.99%,創下該指數歷史最大周跌幅。而在此前,滬深股市均創下了一連串上漲歷史紀錄。

      接受采訪的專家表示,下跌最主要的原因是股市過快上漲帶來的泡沫。除此之外,新股發行對資金面產生了影響,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有關部門加大監管力度,比如嚴查場外配資等。

      據了解,經過4月、5月新股民持續入市,6月份新開戶顯著下降。分析人士指出,持續的暴漲是風險蓄積的最大元兇,導致上周暴跌的直接原因是市場資金逐漸跟不上上漲的步伐。

      貨幣寬松推動房價扭頭向上

      數據顯示,5月70個大中城市中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價格環比上漲,同比下跌。其中,一線城市漲幅較大。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說,信貸額度及利率水平是樓市的風向標,降準及降息政策是房地產發展的推進劑。最近貨幣政策風向變化對樓市直接或間接都有強刺激影響。

      6月18日,國家統計局發布了5月份70個大中城市住宅銷售價格變動情況。數據顯示,70個大中城市中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價格環比上漲,同比下跌。國家統計局城市司高級統計師劉建偉說,5月份房價環比上漲主要是一線城市漲幅較大所致。

      3月30日新政策實施后,二套房首付比例下限下調至四成,公積金貸款購買首套房首付最低降至兩成,普通住房營業稅免征期由五年改為二年。5月11日起,央行再次降息。此次降息后,5年以上貸款基準利率和5年以上個人住房公積金貸款利率均創下自2000年以來新低。安徽、四川等多地也先后出臺了利好政策。

      深圳樓市自“3·30”新政策后出現瘋漲行情?!?·30”新政策出臺不到3個月,深圳一些重點區域二手房價格漲幅已經超過50%。5月25日,深圳中洲中央公寓獲批預售,頂層備案單價為37萬元/平方米,刷新了深圳樓市的最高單價紀錄。

      上海市房價也上漲明顯。據上海搜房網數據監控中心統計,2015年5月上海市商品住宅成交均價超3.1萬元/平方米,為近5年來房價新高。個別二手房房源一個多月就能漲100萬元。如,上海黃浦區耀江花園樓盤130平方米的房子,4月底5月初的成交價格還在780萬元左右,到了5月中旬成交價已經漲到850萬元,而近期成交一套同樣戶型的房源,價格已經升到880萬元。

      北京樓市量價同時走高。據偉業我愛我家市場研究院統計,北京市5月二手房住宅網簽達到了16627套,是最近26個月來的第二高點。

      成交量大幅上升是資金流入房地產的表現,以成交量為基礎房價重拾上升的趨勢。接受采訪的專家表示,一線城市樓市上揚主要是由于中央和地方多重利好政策的出臺,以及資本巨頭進入房地產市場,推動土地市場火爆所致。

      易居智庫研究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表示,近期土地市場中,金融資本的身影頻現。中國平安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與保利、綠城等多家房地產公司合作,拿下多塊土地。中國民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投資45億元入股陽光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6月上海四幅地塊連拍,招商平安聯合體以30.1億元高價拿下了寶山大場鎮地塊。

      警惕大企業成資金“二道販子”

      在一系列貨幣政策的影響下,信貸環境有所改善,但相當一部分依然會流向“不缺錢”的大型企業,造成大企業和中小微企業“冰火兩重天”的信貸狀況。業內人士稱,應警惕國企獲得低廉資金后又通過理財等渠道,把資金貸給民營企業,成為資金“二道販子”,這也抬高了民營企業的融資成本。

      葉海寧說,現在銀行為了控制風險,更傾向于把資金貸給大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更有甚者,一些國有企業特別是集團公司,成立財務公司統一上收子公司貸款權限,增加與銀行的談判籌碼。他們獲得大量低成本資金后再投入股市或委托貸款、信托等理財渠道,成為資金“二道販子”,有必要對大企業從事這種“錢生錢”的行為提高警惕。

      一位接受采訪的股份制銀行有關負責人表示,銀行肯定愿意把資金貸給行業的龍頭和大型企業。這些大型企業融資的方式有很多,他們可以搞股權融資,也可以由企業發債融資,甚至有自己的財務投資公司,其實并不缺錢,但銀行追著大型企業放貸的情況依然十分普遍。

      專家表示,政策上一直在通過定向寬松的方式來引導銀行資金的投放,增加對中小微、“三農”的支持,但實際效果并不理想,這些企業得到的支持還是很有限。

      福建一位建行支行行長告訴記者,該行小微企業貸款不良率已經突破了10%,對小微企業貸款非常謹慎。當前經濟下行壓力還是很大,小微企業經營形勢并沒有改善。小微企業在發展過程中面臨大企業的擠出效應,尤其是宏觀經濟環境不景氣的背景下,各種社會資源向大中型企業傾斜傾向更加明顯,進一步擠壓小微企業生存空間。

      翁聲錦說,現在銀行把新增信貸資金貸給大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對于銀行來說,它只要保證6%的收益就可以了,資金到國有企業并沒有太大的風險,對于國家來說只是“從左口袋到右口袋”。但國有企業再通過搞信托、基金等方式,把資金貸給民營企業,這種影子銀行就不斷放大風險,也抬高了民營企業的融資成本。

      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師劉利剛說,在財政政策支持“有心無力”的狀況下,相對寬松的貨幣政策將導致資金流向本已不需要太多資金的大企業。從這個角度來看,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組合以及協調可能更重要。

    【返回】

    亚洲色在线观看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