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fg5qp"></blockquote>
  • <b id="fg5qp"></b>
      <source id="fg5qp"></source>

    孝感市孝南區金淦小額貸款有限公司

    新聞中心

    央行定調貨幣政策:基調保持穩健 調控追求精準

    2015-07-15

    ? ? 隨著各項穩增長政策效果逐步顯現,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銀行體系流動性保持充裕。目前我國的貨幣供應量已經較大,銀行放貸意愿有所改善。下一步,為應對經濟下行壓力,貨幣政策仍將保持穩健基調,并可能會更側重于“更加精準有效地實施定向調控和相機調控,防范和化解風險,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總體來看,金融和經濟一樣,在逐步企穩回升?!?月14日,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對今年6月和上半年金融數據做出了這樣的評價。在央行連續降準降息,以及其他一系列穩增長措施推出之后,工業增加值、進出口等經濟數據開始回升,社會融資規模、M2等金融數據也在4月份“觸底”之后連月回升。盛松成認為,隨著各項政策效果的逐步顯現,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銀行體系流動性保持充裕。

      各方較為關注的企業融資成本也在上半年出現下行。截至今年6月,企業整體融資成本為6.32%,比上年末下降68個基點,比去年同期下降85個基點。

      下一步,貨幣政策仍將維持穩健基調,但會更加注重實施更加精準有效的調控方式,以應對經濟下行壓力,把握好穩增長和調結構的平衡點。

      信貸需求穩步回升

      今年6月,新增人民幣貸款1.28萬億元,社會融資規模增量1.86萬億元,均高于市場預期。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鄂永健認為,當月新增貸款環比上升較多,既有銀行在半年末加大信貸投放的因素,也反映了實體經濟信貸需求有一定好轉。

      在前期加快推進重大項目、允許對在建平臺項目進行后續融資等穩增長措施帶動下,企業信貸需求有所回升,6月非金融企業新增中長期信貸3176億元,較上月多628億元,較去年同期多490億元;受房地產市場回暖的影響,居民戶中長期貸款保持多增,當月新增額達2941億元,較上月多878億元。

      從數據上看,6月社會融資規模比去年同期有所減少。盛松成表示,這其中有地方債置換的因素。光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徐高分析,地方政府債務置換過程中,部分社會融資轉變為地方政府債券。為消除此影響,將6月6984億元地方政府債券凈融資額,與當月社會融資加總,共計為2.56萬億元,與去年同期的2.10萬億元社會融資規模相比,增加4543億元。

      在信貸與社會融資擴張的推動下,6月M2同比增長11.8%,增速較上月回升1.0個百分點。盛松成認為,M2增速從4月份的歷史低點10.1%逐月回升,和連續降準、降息增加實體經濟融資需求有較大關系:降息引導市場利率下行,刺激了貸款需求;降準提高了貨幣乘數,增加了貨幣供給,并引導銀行提高放貸意愿。

      央行提供的數據顯示,今年2月至6月,貨幣乘數連續4個月上升,從2月的4.21上升到6月的4.62。而銀行的超額儲備率則出現下降,4月超儲率為3.27%,6月則下降至2.51%。在降準的背景下,超儲率的下降體現了銀行放貸意愿的明顯提升。

      盛松成表示,除此之外,各項貸款同比多增,增加了派生存款,以及6月財政存款減少較多,都是導致M2連續回升的原因。他說,今年以來,我國積極財政政策逐漸乏力,財政支出增加,導致財政存款相應減少,間接增加了一般存款。今年6月份,財政存款新增1300億元,較上月減少2552億元。

      融資成本有所下降

      目前,在經濟依然面臨下行壓力的情況下,企業融資成本能否下降,仍是各界普遍關注的問題。

      自去年11月以來,央行已4次降息,累計下調金融機構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1.15個百分點。在連續降息的作用下,我國新發放貸款利率持續下降。央行數據顯示,截至6月,新發放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為5.97%,比上年末下降64個基點,比上年同期下降101個基點。其中,大型企業貸款利率為5.08%,中型企業為5.86%,小型和小微企業為6.48%,分別比上年末下降70個、64個和66個基點,分別比上年同期下降102個、79個和93個基點。

      同時,降息也引導市場利率穩中有降。截至7月9日,7天回購利率為2.57%,比上年同期下降120個基點;3個月Shibor為3.18%,比上年同期下降157個基點;另外,5年、7年、10年國債到期收益率分別明顯下行,余額寶收益率也出現回落。

      據盛松成介紹,隨著貸款利率和市場利率回落,企業融資成本也持續下降。央行借助社會融資規模全面評估了實體經濟通過貸款、債券、股票等各類金融工具融資的綜合成本。截至今年6月,企業整體融資成本為6.32%,比上年末下降68個基點,比去年同期下降85個基點。

      除了降息之外,監管加強帶來的表外融資萎縮也有利于融資成本下降。盛松成表示,隨著監管力度加大,金融機構大量表外業務轉移到表內,這種結構性調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減少融資風險,縮短融資鏈條,避免層層加碼,從而有利于降低融資成本。

      盛松成特別指出,目前來看,小微企業的融資成本確實相對較高,但這其中有銀行等金融機構為小微企業融資成本較高,并需承擔更高風險等因素。而且,從今年的情況來看,不同規模企業的融資成本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降,小微企業降幅要高于大中型企業。

      另外,從貸款增速來看,小微企業面臨的融資環境也有所改善。6月末,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同比增長14.5%,高于大中型企業貸款增速,也高于各項貸款平均增速。小微企業貸款約占企業貸款的30.1%,比去年同期高0.8個百分點。

      側重實施精準調控

      盛松成表示,下階段,人民銀行將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更加注重松緊適度和預調微調,為經濟平穩增長與結構調整提供充足和適度的流動性。

      目前我國的貨幣供應量已經較大,流動性總體充裕,而且貨幣乘數開始上升,銀行放貸意愿有所改善。下一步,為應對經濟下行壓力,貨幣政策仍將保持穩健基調,并可能會更側重于“更加精準有效地實施定向調控和相機調控,防范和化解風險,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市場人士認為,在流動性總量充裕的情況下,如何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渠道,支持關鍵領域和薄弱環節是關鍵問題。鄂永健分析,下半年的貨幣政策將更加注重定向調節。受上半年一系列穩增長政策的帶動,未來信貸、社融及M2增速有望穩中回升。目前,貸款基準利率已達歷史最低,名義貸款利率開始下行,再考慮到未來PPI降幅有望收窄以及美聯儲可能加息等因素,短期內再次下調存貸款基準利率的可能性不大。在總體流動性充裕、外匯占款運行轉好的情況下,準備金率如果下調的話,幅度也將明顯小于上半年。下一步,定向再貸款、定向降準等定向調整工具會更加頻繁地被使用,SLO(超短期逆回購)等新型工具將被繼續靈活使用。

      徐高也表示,近期社會融資總量的回升,將顯著緩解實體經濟下行壓力。下一階段,貨幣政策將繼續著力于引導資金進入實體經濟。雖然銀行間利率仍將大概率繼續低位波動,以維持流動性充裕環境,但央行繼續通過向金融市場投放流動性實施寬松貨幣政策的可能性有限。未來應該會更多地采用PSL、地方政府債務置換擴容、企業債發行量增加等方式,引導金融市場充裕的資金進入實體經濟。

    【返回】

    亚洲色在线观看无码